您的位置: 首页 >  海门口 >  正文内容

浓浓老家情

来源:王如好色网    时间:2020-10-20




  说来惭愧,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省城。要不是兄弟姐妹都推托着不肯出门,也许这次我还不能跨出省城的大门,来到吉林参加哥家儿子的婚礼。
  说起来,吉林与黑龙江是邻省,风俗习惯也差不了太多,唯一不同的是在我的家乡,见到的都是一望无际的大森林,而在吉林,放眼望去,却是一马平川的大片农田。遗憾的是我们这次出行的季节正是冬春交替之际,沿途除了化得很脏的雪水泥泞,实在没什么东西值得我们驻足观看了。
  哥家派了两辆车在德惠车站等着接我们。德惠——这个一次又一次被我填写在履历表原籍一栏中的名字,如今真真切切的出现在我面前,让我有一种虽未谋面却很亲切的别样感觉。
  接我们的车沿着乡村小路一路颠簸前行,大约过了二十分钟,车停在一所砖瓦结构的房子门前,哥早已站在那里等候我们了。
  我们被让进了屋子,平生第二次见到了不会说话的老姨。听母亲说,老姨原来是会说话的,十多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家里请人用土方子给老突然抽搐的原因有哪些?姨治病,命保住了,人却哑巴了。老姨虽然不会说话,却是心灵手巧,她把自己做的鞋子给我看,从面到里,做工细致,用料绵软,我能想像到穿在脚上一定也会很舒服。她高兴的把陌生的亲友介绍给我们认识,怕我们不懂,就在手心里写字。老姨其实是没读过书的,却能认识一些简单的汉字。她的手势有些我是看不懂的,而住在附近的乡亲却都能看懂,他们不时替我们做着翻译。老姨一点都不像我之前见过的那些哑巴那样,比比划划,嘴里还哇啦哇啦的说着。她大多的时候都很安静,而且好像什么都懂,她最心疼的大孙子办喜事,她从不添乱,一个人靠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着别人忙,有时自己也去帮忙,收拾饭桌,去厨房烧火。我想,如果老姨是一个正常人,一定也是一个更加让人钦服的长者。我为她拍了几张照片,准备带回来给母亲看。
  来到吉林,就不能不提到二人转。吉林是二人转的故乡,大凡乡里谁家有了喜庆之事,都要请来二人转演员唱上一段。我爸妈都是德惠人,从我记事时起,他们就带领林场的群众文化石家庄癫痫频繁发作如何治疗工作者吹拉弹唱,那时的二人转很受欢迎,他们活跃了林场的群众文化生活,也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这次,哥家也不例外,从正日子头天起,两副架的二人转演员就来到家里表演。因为天气比较寒冷,二人转演员都穿着很厚、很普通的衣服上场,行头也没怎么太换,只是手里拿着的扇子帮助他们制造出一点不一样的气氛。
  相对于舞台上演出,这些二人转演员显得更随意一些,不过这种随意也并不影响他们艺术水平的发挥。只听那声音,那走场,就叫一个专业。白天人们忙着手中的活不怎么认真的看,他们也就是没那么卖力,到了晚上,乡亲们都聚在院子里,搬来板凳,围上那么一大群,这时,二人转演员也似乎更来了精神,扇子也舞得更快了,再加上看到我不时举起相机对着他们照,他们也就更加卖力的表演了。
  像结婚这样的大喜事,当然少不了“喇叭匠子”了,大大小小几支不同长度的喇叭排在桌上,艺人们一会拿起这个吹,一会儿又换那个,伴随着电子琴明快的节奏,那叫一个喜庆。从听到第一癫痫医院西安哪家好声喇叭开始,我就知道这些都是专业水准很高的民间艺人,全然不像我家乡人办喜事时,那些站在人家门前胡乱吹上几声讨赏钱的那种人。这里的艺人大多都是多面手,能吹能弹能唱,一专多能,而且年龄不大,看着他们,总会想起以前爸妈他们演出的那些场面。不知道父母如果能看到他们的表演,又该有怎样的感慨!
  在过足了热闹瘾的同时,我又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与我们比起来,这里的人多数结婚都较早。而且每家几乎都不是一个孩子。哥的岳父一家就有六男两女,这八个孩子又各自有自己的一到三个孩子不等。这些孩子都在十八、九到二十多岁之间,大家聚在一起,一个个又有朝气,又有活力,让人羡慕。哥的岳父指着屋里这一帮大小伙子告诉我:这些都是我孙子。我惊讶的同时,也明显感到老人不由自主流露出的一种自豪感。
  相比之下这里的孩子们更能吃苦耐劳,他们大多在外地务工,几乎都有自己的手艺,而且很容易看出,无论从服装、发式,他们都更趋于城市化,女孩子们的化妆技术不能不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让人叹服,而男孩子们的见识,也不能与老辈人同日而语。
  哥是一个话语不多的人,却在家有着旁人不能替代的地位。姨夫过世的早,是哥支撑起这个贫困的家,带着一个不会说话的老妈和两个尚小的妹妹,挨过了不知多少个艰难的日子。从嫂子对哥的眼神里,不难读出哥做为一个男人所具有的胸怀。在我们都还小时,是哥首先找到我们,一到农闲,就来我们这里,帮我们到冰天雪地的山里捡烧柴。正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接触的多,所以在姨家的这些孩子中,觉得跟哥格外的亲。这也是我能抛开比较繁忙的工作,来参加婚礼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喜日子在忙忙碌碌中很快就过去了,迎回了新人,我们也决定在第二天赶回黑龙江。我的相机里留下了猪鸡狗牛羊等各种农村特有的物像,也留下了热情而纯朴的农村人张张喜悦的笑脸。而留在我心底的那份浓浓的乡情和亲情,却无论如何也不会随着列车的疾驰而淡去。
  再见了,我的亲人。
  再见了,我的老家——德惠。

© zw.mxvsq.com  王如好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