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傻大舅 >  正文内容

吴小力

来源:王如好色网    时间:2020-10-20




  天空并没有大炸雷,吴小力出生的地方也没长出什么天才。他生活在这平凡的地方,是平凡中的一位。
  
  吴小力是独子,却有很多哥哥姐姐。他年幼的时候,家里时常会有一些只会笑的叔叔阿姨上门拜访。他们提着黑色袋子,和父亲谈公事。他们带着哥哥姐姐,和吴小力玩。那时候雪糕和糖果都还是甜的,哥哥姐姐们给吴小力留下的印象也是甜的。他们喜欢吴小力,他喜欢桃子,便能吃上桃子,他喜欢玩具,便能不停的换玩具。他很快乐,但他不知道这样的快乐源自拥有。而吴小力的大半个童年都在这种优越中度过。
  
  直到一天,家里又来了几个陌生的叔叔,却没有黑色袋子,也没有哥哥姐姐,他们带走了父亲。母亲告诉吴小力,父亲出差了,去很远的地方。但吴小力觉得父亲很快就能回来,因为父亲没带行李。
  
  在之后的日子里,家里依旧会有一些叔叔阿姨造访。他们是来找母亲的,母亲却不喜欢他们,吴小力这样觉得。兴许是他们没有黑色袋子,吴小力这样想。吴小力也不喜欢他们,因为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到那些哥哥姐姐了,就连桃子和玩具,都不能经常见到了。他不开心,但他不知道这是因为失去。
  
  没多久母亲带着吴小力回了姥姥家,一个郊区的村子。姥姥家住着楼房,过着农家的日子。
  
  时候正值七月,田地里似铺了地毯一般被秧苗装上了碧绿。夕阳西下,点上一层金色,徐徐晚风,带着炊烟,空气里夹着淡淡的稻草燃烧的味道。吴小力不知道他会在这里度过剩下的童年,但他刚到这里,便喜欢上了这里。
  
  那些年的夏季还很守时。7月,炎炎烈日已是高挂天空。
  
  吴小力的姥姥是一个纯粹的乡里人,吴小力的母亲随着父亲,成了半个城里人,吴小力是一整个城里人牡丹江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这里的一切对这个城里的孩子来说都十分新奇。风箱、风车、池塘、稻田、竹林、小溪,他很少见到。然而在以后的日子里,吴小力会被它们深深的吸引。这段时光,也会化作永恒的记忆,存在吴小力脑海里。
  
  吴小力失去了玩具,失去了香脆的桃子。在长时间的期望与失望中,渐渐的,吴小力忘了它们。因为学着习惯现实,是人与生俱来的本领。
  
  吴小力随母亲回村没几日,姥姥做寿。来了很多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哥哥姐姐,他们除了祝福,什么也没带。家里买了糖果,没有雪糕。大家祝福姥姥健康长寿,然后分席而坐,谈笑寒暄。这天家里突然多了很多亲人,什么大舅二婶三姑爷,热闹极了。吴小力注意到三五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玩捉迷藏的孩子,毕竟最吸引小孩子的终究还是小孩子。尽管他们看吴小力的眼神有一些异样,好像是一种羡慕。吴小力穿着光鲜,他们一身朴素。吴小力白白净净,他们灰头垢脸。但孩子的心是没有障碍的,只是乡里的孩子在面对优越的时候,潜意识,自卑的低下头。很快,吴小力有了三五个伙伴,这比玩具可真贵多了。他成了这个群体的孩子王,因为他白净,因为他光鲜。
  
  姥姥家的屋后有一片竹林,屋前是姥爷生前留下的果园,种着甘蔗,长着柚子。再往前是一块池塘,池塘外走过成片的稻田,是一条没过小腿的小溪。顺着小溪,便是大河。
  
  小孩的世界没有困乏,所以很少午休。正午太阳升得最高的时候,果园外的池塘边。三五个小孩持着竹竿,竹竿的一头系着一条棉线,棉线的另一头系着一块田螺肉,他们提着桶。吴小力走在最前,其他人尾随,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钓龙虾是吴小力来到这里学会的第一个有意思的游戏。田螺沉入池塘,少顷龙虾便会上钓,只需要慢慢拖拽,便能钓上龙虾。说来龙虾也是很执着的动物,死之将近,仍痴迷于深圳市中医院癫痫科好不好眼前的一块田螺。
  
  ‘哇,上钩了,上钩了。’吴小力欣喜的叫着。伙伴们凑过来为他庆贺,然后比较着各自的龙虾的大小,数量。在这种比较中,吴小力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愉悦,但他并不在乎这种随之即逝的感觉。姥姥会用炸的方式把吴小力带回来的龙虾处理掉,吴小力喜欢这种美味。于是他只留下自己需要的一份,余下的分给伙伴。伙伴们的父母会用卖的方式将它们处理掉,这是钓龙虾于伙伴们的意义。吴小力明白,这对他们是好的,所以他不会多留一只。
  
  因为这些孩子,村子里扬洒着生机盎然的气息。微风轻抚,田里的稻穗随着褪去绿衣,挂上了金色。这一季,终于来了。
  
  夏天的夜星光璀璨,明月高挂,稻田里的稻穗早早的休息了。吴小力倚在床头,此刻他心里牵动着什么,他的世界,好像少了什么。
  
  ‘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阿。’
  
  ‘爸爸去了很远的地方,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的。小力想爸爸了?’
  
  ‘恩。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阿。’
  
  ‘很快。’
  
  伴着最后一丝热气的消散,夜渐渐深去。田地里的青蛙,树上的知了,鸣叫声此起彼伏。吴小力梦见父亲回来了,带了好多玩具,站在池塘边。吴小力高兴急切地跑向池塘,可跑近了忽然玩具却变成了龙虾,好多的龙虾,多得令他感觉恐惧。于是他寻找站在池塘边的父亲,却发现父亲早已不见。
  
  ‘爸爸!’吴小力惊醒。
  
  清早,吴小力吃过早餐。蹦跳着去了伙伴家,却不见伙伴,接着他去了池塘,仍不见伙伴。继而回了家,正巧碰见姥姥从果园走出来。
  
  ‘姥姥,伙伴们不见了。’
  
 哪家公立医院治疗儿童癫痫病好 ‘哦?呵呵,小力阿,他们在稻田呢。’
  
  吴小力朝着稻田的方向飞奔。稻田的颜色已变得金黄。吴小力迎着风,奔跑在田坎上,他要去找他的伙伴。今天的稻田里多了很多人,戴着草帽。他们用弯弯的带齿的刀具将稻穗齐根割下,然后将割下的稻穗放在一台不知名的机器上,除去稻粒,扔掉麦秆。吴小力看见了在稻田里追逐的伙伴们,他停下脚步。原来他们早早的被父母叫起,来了地里帮忙干活。
  
  可小孩始终是小孩,玩才是他们应该做的,是他们的活。
  
  ‘嘿!’吴小力吆喝着。
  
  ‘快过来啊小力,我们发现了一只青蛙。’
  
  吴小力跳下稻田,跟着伙伴们捉拿青蛙。青蛙停下,他们便蹑着手脚,悄悄接近。青蛙跳动,他们便紧张追逐。结果一蛙难敌众娃,几个孩子在田地里滚得一身黄泥,终于捉住了青蛙。
  
  ‘哈哈,捉住了,捉住了。’吴小力得意的呼喊。
  
  接着他们找来一个大盆子,装上水,将青蛙放水里,青蛙便开始游。他们见青蛙游,就笑。没有含义的,因为开心,放声的笑,笑声爽朗天际。
  
  夕阳缓缓落下,轻风拂过,该回家了。伙伴们回家前把青蛙送给了吴小力。他小心的将青蛙握在手里,可青蛙拼命挣扎,它的身体愈来愈滑腻。最后吴小力空手回了家。
  
  吴小力问母亲那只青蛙会去哪,母亲告诉他自然是回家了。
  
  可是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很快,随着最后一残红霞的消散。空气中换夹着一丝凉气,皮肤涩涩的。甘蔗长到了两个吴小力这么高,池塘外的稻田已经干涸,有些青草。
  
  姥姥养了山羊,母羊诞下几只羊羔,已有两月治疗儿童癫痫病吃什么药好?,齐吴小力大腿高。山羊其实并不可爱,因为吴小力不喜欢尖嘴的东西,羔羊还小,尖嘴未成型。所以吴小力喜欢羔羊,吴小力属羊。伙伴们不属羊,但他们喜欢吴小力,于是随着羔羊成了他们的新伙伴。
  
  吴小力早早起床,去到稻田里。那里是他们的基地,如今的。吴小力喜欢这些羔羊,因为它们还是羔羊,不尖嘴,因为它们是姥姥养的,自己家的。他每天第一时间第一个来这里,陪着羔羊,等着伙伴。
  
  吴小力见母羊吃草,便捡草予羔羊,可羔羊不吃草,它吃奶。就像很多东西看着一样,其实又不那么一样。伙伴们对山羊并不陌生,也不新奇。他们知道,羔羊长大了父母就会把它们牵去城里,然后家里就会吃上好吃的,它们就能穿上新的。他们比吴小力更关心羔羊,希望羔羊多吃一点,长快一点,肥一点。好吃的就会多一点,新的就会多一点。吴小力比他们更心疼羔羊,他希望羔羊多吃一点,不要长太快,肥一点,羔羊就不会太尖嘴,会可爱一点。同是小孩,他们想的差不多一样,又不那么一样。
  
  ‘妈妈,你说小羊长不大该多好,长大了尖嘴,就不可爱了。’
  
  ‘小力,就像你一样,总会长大的嘛,你是妈妈的孩子,永远都可爱。’
  
  ‘羊妈妈也是这样想的吗。’
  
  ‘世上的妈妈都一样的,小力。’但吴小力觉得好像又不那么一样,这段时间他心中多了很多问号。
  
  吴小力抱着羔羊,暖暖的,小伙伴说他们要去上学了,很兴奋的样子。一刹那,吴小力心中溢出许多对他的世界,对这个世界求知的欲望。吴小力告诉母亲自己也想上学了,母亲告诉他过了春节就上。吴小力并没有兴奋,因为他觉着,上学应该很是好的。
  
  未完待续

上一篇: 岁月悠悠慨韶华

下一篇: 生命的种子

© zw.mxvsq.com  王如好色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